权志龙退伍重新“接管”韩娱界!他能救BIGBANG 救YG吗?

  原标题:权志龙退伍重新接管韩娱界!他能救BIGBANG 救YG吗? 权志龙归来。 2018年2月3日,Bigbang成员太阳与演员闵孝琳举行婚礼,权志龙的父母出现在婚礼现场,反倒是最帅伴郎权志龙直到婚礼结束后,才急匆匆现身婚礼后的party。一个月后,权志龙和太阳入伍,韩流大势B

  2018年2月3日,Bigbang成员太阳与演员闵孝琳举行婚礼,权志龙的父母出现在婚礼现场,反倒是最帅伴郎权志龙直到婚礼结束后,才急匆匆现身婚礼后的party。一个月后,权志龙和太阳入伍,韩流大势Bigbang宣布休团。

  没人能想到,将近两年后当权志龙完成国防义务后正式退伍,面对来自中日韩等国的超3000名粉丝和记者发表感想时,随着胜利事件的喧嚣,Bigbang已经再无2020年全团回归的可能。

  在回归现场,李胜利忍不住抹泪对大家说,“顺利结束了兵役,谢谢大家的等待。”

  一语既出,感叹的,守候的,期盼的,追随者众,人们发现,在波澜不断的韩娱圈,作为传奇符号的权志龙,依然是当中最稳定的坐标。

  创立于1996年,拥有 Bigbang、blackpin、ikon、2ne1、南柱赫等众多人气艺人及组合的大势公司YG,因为胜利事件股价大跌,市值仅仅两天时间里就从7860亿韩元(约47亿元人民币)下跌至6756亿韩元(约40亿元人民币),蒸发了7个亿,被迫出售了权志龙亲自设计的保龄球和咖啡馆度过危机。

  上一次胜利出事,权志龙被传曾当众下跪道歉。在入伍前,权志龙曾专门多次提醒胜利,但当他归来,心血没了,“团灭”危机就在眼前,还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他收拾。

  现在,这场声势浩大的复出到底是否能将希望吹至漫山遍野,他能凭一己之力拯救Bigbang、YG甚至是近期韩流颓势吗?

  他打小就展露出超乎寻常的创作能力,6岁以歌手身份加入童星组合“Roo Ra”。8岁时,只是去滑雪场滑雪,然后就被SM公司叫去签约做练习生。

  当然最终SM成功错过了这位韩流大势人物,据说是认为权志龙容貌太普通。SM的审美可以的。

  但他13岁时一首自创的《我的年龄13岁》,还是引起广泛关注, YG捡到了这个意想不到的大宝贝。

  当时太阳是权志龙同期的练习生,两人一起走过六年练习生生涯,关系大概就是:刚刚在篮球赛大打出手,到了舞房又是“哥哥哥哥”的黏糊在一起。

  权志龙本以为公司会让他和太阳双人组合出道,万万没想到公司告诉他,不不不,有一种日常等待,马报十二生肖数字图。“五人出道,组合就叫BIGBANG。”

  胜利在加入Bigbang之前权志龙和太阳救还谈论过他,当时两人正在看他参加的选秀节目,还在调侃这孩子要是进入了我们公司可怎么办呀,一个星期之后,胜利就加入了BIGBANG。

  胜利第一次去练习室的时候,在门外就听到了权志龙在里面为成团的事发脾气,权志龙从里面走出来时瞪了胜利一眼,接下来的三个月也没有和胜利说一句话。

  权志龙和胜利说的第一句话是:今天(宫)几点播出。当时胜利整个人高兴坏了,马上兴奋地大声回答:哥,11点10分。从此两个偶像剧剧迷成为了兄弟。

  2006年8月,Big Bang在YG 10周年演唱会横空出世,纯白套装,整齐舞步,韩流新时代的大幕,就是在这舞步中拉开的。

  2007年,由权志龙作词编曲的BIGBANG从放出音源开始就火遍韩国、在音乐网站中连续7周排名第一,这也被认为是BIGBANG和权志龙黄金时代的开始。

  天生仿佛为舞台而生的完美偶像权志龙,除了独创“G式风格”演唱,还担当词曲、舞蹈、rap与制作,还是演唱会舞台设计者,他也因此被韩娱圈视作无短板偶像。

  其后大火的《Fantastic Baby》《一天一天》《Good Boy》等单曲,他都是词曲的第一作者。

  据统计,目前有整整173首歌曲版权归权志龙本人所有,2018年基准作词费第一名,单靠版权一年就能赚14亿韩元。

  至此,和BIGBANG一起达到巅峰的权志龙成为了韩流最独特的标签与符号,他的时尚风格成为整个亚洲的流行。

  也是在此阶段,从SM手里捡漏得到权志龙的YG开始顺势而起,从一家小娱乐公司转身变为韩国娱乐公司三巨头之一,郭德纲有哪些作品?,据媒体报道,BigBang仅2017年就实现了约500亿韩元的收入,约合人民币2亿余元。

  即使是2012年胜利在日本的一个杂志里被登出私人照片,权志龙亲自为他“下跪”道歉,依然无损组合人气。

  一直到故事拐点出现:BIGBANG的其他四名成员自2017年起相继入伍,服役持续到2019年,原计划组合将在2020年重新复出。

  他曾在一档综艺里半开玩笑地说应该给某位成员安装监控才行,这样才能让人不再担心,最好是全天监控,主持人问是谁?

  正式入伍之前,权志龙再次语重心长地说:胜利如今一个人代表了Bigbang的颜面,一定要小心一点,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,Bigbang就完了,拜托了,一旦发生了什么,就真的全完了。

  他的另一句告诫是:“不要再当骗子了,你可能要去坐牢。”T.O.P也曾表示胜利因为副业太多,常常都是跑客户应酬,好不容易相聚谈论的话题却都是钱,不由感概加劝诫:“胜利啊,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能谈钱了啊?应该要讨论有关未来的事吧”。

  1月29日,胜利正在运营的夜店发生集体暴力事件;随后夜店方面做出回应,表示视频中被施暴的男子因骚扰女顾客被投诉,所以员工对他强制驱逐。

  2月21日,韩国警方将胜利列入了调查范围,经过一场反转不断的故事之后,胜利取得了“胜利”,但期间组合粉丝流失不断,甚至有民众请愿让胜利“滚出韩娱圈”。

  作为队长,他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切,但现在他必须扛下一切。这就是队长的责任。

  权志龙退伍之前,参加SBS《人气歌谣》时,当时f(x)一位成员表示很想听到《不要回家》,权志龙立刻现场演绎了一小段,随后直接用自己的2个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上,吻一下然后又迅速把手指放到女孩的脸颊上,当时现场即刻沸腾。

  雪莉在权志龙心中一直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。他上电台说,“真理(雪莉名字)是个很真实的小女孩,她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最可爱的小师妹。”

  2017年3月权志龙与雪莉正式曝出绯闻,网上爆料称权志龙与雪莉正在交往,爆料人还在发布了权志龙与雪莉乘坐同一架航班,佩戴相同款式戒指等照片。

  不过经纪公司马上否认了该消息。称戒指是权志龙与雪莉两人的共同好友分别送给他们的,权志龙最近忙于个人专辑的制作,已经很久没有与雪莉见面。

  10月14日,25岁的雪莉在家中去世。据崔雪莉经纪人转述,在逝世前雪莉早已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

  2018年8月初,泫雅与同公司师弟金晓钟传出绯闻后不顾经纪公司否认的立场,自行将恋情公之于众。随后两人前后脚解约。

  9月13日,具荷拉与前男友发生冲突,二人分别称被对方家暴。几经反转,成为了2018年韩娱标志性事件。

  胜利丑闻刚结束,YG公司另一大支柱iKON队长金韩彬,也是YG一直以来视作的第二个权志龙,被曝1016年与涉嫌违反毒品相关法的A某的聊天记录金韩彬向A某提出想要购买毒品。

  为一段痛苦的时间而试图尝试不该碰的东西,但最后因为过于胆怯而没有做到。并宣布退出组合。

  到了七月,韩国《101》被曝票数作假,五个“29978”成为韩娱综艺笑谈。

  进入8月,“牛奶夫妇”具惠善、安宰贤离婚互撕延续一个多月激起波澜无数,不仅再次增加了恐婚症人群恐惧,更令韩国情感综艺神线年韩娱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划上句点的,就是雪莉之死。

  不仅如此,10月21日韩流偶像代表金秀贤高调参加上海品牌发布会,还与朴敏英一起参加了网红雪梨的直播。

  此外,郑爽与李钟硕合作的《翡翠恋人》,早于2016年便已杀青,在延拓多时之后 ,近日终于传出疑似定档2020的消息。

  韩国的偶像市场近年一直在努力向海外扩张,而当气候变暖,在内地拥有广泛歌迷的BIGBANG又能在这个市场创造出新的传奇吗?

  权志龙在演唱会纪录片上曾说一句话,“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部《楚门的世界》(寓意真假难辨),只是我不一样,被千千万万人盯着。”在片子里的他,疲惫不堪,仿佛承受了一个世纪的重量。

  权志龙服役两年,有人随波逐流,有人迷失森林,有人黯然离世,世界有许多改变,Big Bang也是,2017的《Last Dance》之后,权志龙的花路依旧,但Big Bang的花期未必会有重现时。

  31岁的权志龙注定难以复制,但在韩流车轮轰轰向前的声响中,现实奇幻,在风起千樯的时刻,即使是韩流代表权志龙,也必须反复审视,找准前路的方向。

  BIGBANG闪耀过十多年,早已超越了夏花的寿命,若非胜利之失,他们至少可以把花期延长十年,但现在故事难料。

  曾经的好兄弟胜利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曾经喜爱的小妹妹雪莉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  现在是归来后的权志龙的选择时刻:他能救BIGBANG,救YG,甚至救韩流吗?他能将神话继续吗?这一切似乎是权志龙不可承受之重。

  ①凡注明来源:XXX(非在线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 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,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,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、投诉、批评。